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司动态 » 看国外治理环境污染的好措施

公司动态

看国外治理环境污染的好措施

看国外治理环境污染的好措施

中国严重的环境污染已成为不争的事实。近年来,围绕环境问题发生的群体性事件此起彼伏,在经济、社会与政治三重压力下,中国应对环境污染进入高成本偿债期。可以借鉴国外一些好的措施方法,提高治理环境的力度和步伐。很多国家都曾为治理环境污染付出高额而且漫长的代价,比如工业革命时代的德国,以及经济飞速发展时期的韩国、新加坡和日本,我们可以看看,它们都是怎么做的。

每买一辆车就要种一棵树
    40多年前,穿过德国鲁尔工业区的莱茵河曾泛着恶臭,两岸森林遭受酸雨之害。而今天,包括莱茵河流域在内的德国多数地区已实现了青山绿水,空气清新。在此转变过程中,德国的100个“空气清洁与行动计划”功不可没。
    德国大部分地区的空气如今已十分洁净,不过也有个别城市或地区可吸入颗粒物浓度超出欧盟标准。一旦某地区超标,当地州政府需与市、区政府合作,根据当地具体情况出台一系列应对措施。
    空气清洁与行动计划减少可吸入颗粒物的具体方法无外乎两种。 先是限制释放颗粒物的行为。例如,车辆限行、限速,工业设备限制运转等。许多地区选择设立“环保区域”,只允许符合环保标准的车辆驶入。第二就是用技术手段减少排放,例如安装颗粒过滤装置。德国立法机构曾于2007年立法补贴安装颗粒过滤装置的柴油机小汽车,并对未安装过滤装置的车辆征收附加费。
    一般来说,德国已针对汽车尾气排放等设定标准,地方政府在通过技术手段减排上发挥空间不大,主要还得依靠限制排放行为的硬措施。当然,也有一些软措施可供选择,如呼吁民众节能减排,多搭乘公共交通出行等。
    实际上,排放可吸入颗粒物几乎人人有份,减少排放自然人人有责。交通领域,车辆应安装颗粒过滤装置;工业领域,工厂应注意减少排污;农业领域,农户可借力生态农业,优化饲养种植方法;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则应使用可再生能源,注重节能减排。
    具体到个人,环境 建议民众出行时长途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短途骑车或步行。私家车尽量选择排量小、污染小的车辆。在家不要乱烧树叶和木头,选择节能减排的采暖方式,如天然气集中供暖,使用节能家电和可再生能源。
    在日本东京,2003年推出了日本历史上 个对PM2.5以下颗粒,尤其是柴油机、汽车尾气排放的微粒的立法。东京实行这一立法后,在进入东京的汽车站对每一辆柴油车进行检测,没有装过滤器的汽车不能进入东京。
    终,这一地方性决定从东京影响到了东京周边的各县, 后成为一个全国性的立法,也就是地方自治体用地方立法带动了全国性法律的制定。
    这一法案又促使日本各大汽车厂家不得不修改了自己柴油机车的排气设备以及排气设计;并敦促了所有的二手车、旧车和行驶在公道上的各种柴油汽车也都装备了上述所需的过滤器,从而带动了整体环境的改善。
    此外,在治理污染的历史上,东京曾经大力提倡植树种草,甚至规定“每买一辆车就要种一棵树”。不过,在所有的治理方案中,这只是一条“比较次要”的规定。日本政府的主要治理方法是发展公共交通和地铁。在日本,人们上下班大多坚持地铁出行,只有在周末休闲的时候才会开车,这就从根本上大大减少了汽车尾气的排放量。

治理水污染“责任到户”
    莱茵河全长1300多公里,流经瑞士、德国、法国、卢森堡、荷兰等9个欧洲国家,是以上几个国家的重要饮用水源,也是世界上管理得 好的一条河。莱茵河现在的成功,与莱茵河流域各国的有效协调合作密不可分。
    早在20世纪50年代初,莱茵河还很清澈,人们可以在河里游泳、钓鱼。但20世纪50年代末,德国开始了大规模的战后重建工作,大批能源、化工、冶炼企业同时向莱茵河索取工业用水,同时又将大量废水排进河里。莱茵河水质急剧恶化。在污染 严重的20世纪70年代,城市附近的河水中溶解氧几乎为零,鱼类完全消失。
    为了使莱茵河重现生机,1963年,包括德国在内的莱茵河流域各国与欧共体代表,在保护莱茵河国际委员会(ICPR)范围内签订了合作公约,奠定了共同治理莱茵河的合作基础。ICPR制定了相应法规,强行对排入河中的工业废水进行无害化处理。为减少莱茵河的淤泥污染,ICPR严格控制工业、农业、生活固体污染物排入莱茵河,违者罚款,罚金50万欧元以上。保护委员会还实行“责任到户”,如委员会下面设置若干个专门工作组,分别负责水质监测、恢复重建莱茵河流域生态系统以及监控污染源等工作。经过多年的努力,莱茵河终于恢复了生机。2002年年底调查表明,莱茵河的生物多样性已经恢复到二战前水平。
    在韩国,人们经常自豪地称汉江是韩国创造“汉江奇迹”的源泉。在工业化大步前进的关键时刻,韩国丝毫没有放松对水资源的保护,《水源地保护法》规定,凡是处于上游水源的地域,一律设为保护区。在保护区内不得兴建工厂等设施,对林木不得乱砍滥伐。
    在环境管理上, 尔市制订了《废弃物管理条例》,规定凡是在公园内乱扔废弃物的人, 高罚金为100万韩元。为监督和惩罚违法行为,公园事业所拥有165名环境监督警察,日夜对环境进行监督和管理。
    韩国政府规定,汉江不许行驶运输船舶,只允许部分游船航行,江边不得开地种田。几年前,有一家企业在汉江的一个岛上私自倾倒垃圾,被揭发后该企业被迫关闭。此后,汉江流域再没出现垃圾倾倒场。目前汉江的水质已达到Ⅱ类国际标准。

“死亡地带”变休闲娱乐场所
    通常而言,遗留有污染物的土地被称为“毒地”,在英文中,这些土地被称为Brownfield,也就是“棕地”,又译作“棕色地块”。污染物来源主要是重金属、电子废弃物、石化有机污染物和持续性有机污染物四种。
    新加坡的实马高岛因为对垃圾填埋场的重新处理而闻名于世。曾任新加坡环境及水源部部长的雅国2009年说,实马高垃圾填埋场打破了人们认为垃圾填埋场就应该臭烘烘、脏兮兮、 好避而远之的印象。
    实马高垃圾填埋场总经理翁宗平说,填埋场的堤坝先以沙粒筑成,然后再在堤坝的两边斜坡覆盖一层2毫米厚的不透水的塑胶膜,再覆以一层石块,以防止填埋场内的灰烬及不可燃的固体垃圾渗入海中。这里仅接收垃圾焚烧电厂的灰烬和不可燃烧的固体垃圾,并对这些填埋的物质进行检测,确保无害化。垃圾填埋场两层塑胶保护膜之间的堤坝上还有一些钻井,以监测水质。并且,实马高岛周边栽种了大片红树林,既可美化环境,也因红树林对水质要求较高而可以作为监测环境的风向标。
    实马高岛如今只有轻微的灰烬味道,是新加坡的休闲和环保教育基地。一般公众通过环境局及环保组织的活动,可以获得登岛的机会。每一批乘船来到岛上的参观者,环境局都派出项目的 人员开设小讲座。公用事业局的人员还会邀请公众品尝由污水处理而成的瓶装纯净水。
    在德国,同样存在一些之前工业或者军队使用时被污染过的状况更不好的“棕色地带”。自从上世纪90年代末期,德国联邦政府就颁布了联邦土地保法令,开始对国内受污染的“棕地”进行评估并采取更加有效的预防措施。
    德国鲁尔区是欧洲棕地治理的典范。鲁尔区是欧洲 大的工业区,位于鲁尔河两岸,面积约4400平方公里,人口540万。在治理棕地时,鲁尔区采取“分而治之”的战术。
    对污染不太严重、治理相对容易的土地,经彻底清理后,改变土地用途。如在德国鲁尔工业区奥伯豪森工厂原址上,新建大型购物中心,还配套建有美食文化街、体育中心、游乐园、影视设施,吸引大量旅游和购物的人流。
    对污染不严重,但治理比较困难的土地,基本保持其原有设施与设备,用于工业遗产旅游。杜伊斯堡景观公园没有拆除巨型炼钢结构,而是把它保留下来,作为一个介绍熔炼和鼓风炉技术的历史博物馆。毕竟,要拆掉这些巨大的钢铁结构,经济费用不容小觑。
    对污染比较严重的地方,通过全面治理,改造为公共空间,向游客开放。埃姆舍运河系统被设计成水上公园,废弃的土地变成了附近居民的休闲娱乐场所。